日本与伊朗:若即若离90年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界面(ID:wowjiemian),作者:硝烟迷妹,封面:视觉中国

在美国与伊朗矛盾迟迟未缓和的关口,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于6月12日开启对伊朗的访问,成为41年来首次访问伊朗的日本首相

由于对海湾地区石油资源的严重依赖,奉行全方位外交政策的日本一直与中东各国保持着友好关系,被沙特阿拉伯视为仇敌的伊朗一度是日本在中东最大的贸易伙伴。

日本与伊朗的外交接触最早可追溯到1873年,两国在1929年正式建交,今年为两国建交90周年。虽然二战期间两国互为敌国,但在二战后、乃至伊朗伊斯兰革命后,日本依然与伊朗保持着传统友谊。

不过,在保持友谊的同时,二战也成为了两国关系的分水岭。二战前,日本尚能独立从自身利益出发与伊朗交好;二战后,除了日本自身利益的考虑之外,美国的态度也在日本与伊朗的交往中起到了定调作用。

在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后,为了防止伊朗投靠苏联阵营,美国在与伊朗交恶的同时也默许日本与伊朗的交好,让日本成为西方阵营与伊朗沟通的渠道。

到今天,日本作为沟通渠道的角色依然没有改变:美国总统特朗普对安倍访问伊朗表示欢迎;在安倍出发前一天,特朗普还与他就伊朗问题通了电话。

2017年2月10日,美国华盛顿,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出访美国。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自由交往,有合有分

日本与伊朗的最早外交接触可追溯到1873年。当时伊朗恺加王朝的国王纳赛尔丁·沙( Naser-al-Din Shah)首次前往欧洲,在途中遇到了日本驻法国的外交使员鲛岛尚信。

虽然纳赛尔丁的回忆录里没有记录这次会面的详情,不过在七年后,这位伊朗国王在德黑兰接见了第一批日本代表团。在会面中双方没有达成任何贸易协议,但这次接触让两国建立了初步了解。

随着明治维新的成功以及日本在日俄战争中的胜利,伊朗民众对日本产生了浓厚兴趣,伊朗文学家甚至为日俄战争撰写了一首长篇叙事诗。

1923年,日本再次派代表团前往伊朗。代表团领队缝田荣四郎在德黑兰逗留了三个月,此时的他已经对伊朗阿巴丹的油田和炼油厂表现出了极大兴趣。在德黑兰,缝田荣四郎还与很多亲日本的伊朗人会面,给他留下了伊朗人支持日本的印象。

在多轮协商后,日本与伊朗最终于1929年签订协议正式建交,互相设立公使馆。建交后,两国的贸易往来迅速发展,到1939年,日本已经成为伊朗的第二大贸易伙伴,仅次于德国。

当时,石油还没有成为两国交往的重头戏。伊朗从日本进口最多的是棉织品,日本从伊朗进口最多的则是生棉花。

在政治上,伊朗巴列维王朝国王礼萨汗(Reza Shah Pahlavi )与德国来往密切,也与德国一样采取了反共产主义政策;日本则在1936年与德国签订了《反共产国际协定》。相似的政治立场也让两国关系更加紧密。

但这种紧密关系在英国和苏联1941年入侵伊朗之后发生了变化。一方面,日本与德国和意大利在1940年签署了《德意日三国同盟条约》;另一方面,伊朗于1942年与苏联和英国签订了三国同盟条约,支持反法西斯战争。

1942年4月,伊朗与日本断交;1945年,伊朗对日本宣战——虽然两国从未发生过正面交锋。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二战结束后的1951年,伊朗与日本签订和平条约,正式终止战争状态,逐渐恢复贸易往来。而两国恢复外交关系的契机则与石油有关。

因不满伊朗首相摩萨台将石油业国有化、阻止英国插手伊朗的石油产业,英国对伊朗施行了石油禁运。但日本石油公司出光兴产株式会社(Idemitsu Kosan)希望直接从产油国进口石油,于是与伊朗国家石油公司私下达成协议。

出光兴产避开英国殖民地,经由印度尼西亚的巽他海峡成功将伊朗石油偷运回国。油轮刚刚抵达日本,英国的盎格鲁-伊朗石油公司就在东京提起诉讼,指控出光兴产盗窃石油。诉讼遭到东京法院驳回。

这场风波为两国关系回暖埋下了伏笔。1953年,两国宣布恢复外交关系;两年后,双方将公使馆升级为大使馆。

1958年,日本天皇邀请伊朗国王穆罕默德·礼萨·巴列维(Mohammad Reza Shah Pahlavi)访问日本。礼萨·巴列维在日本停留了两周,还出席了第三届亚运会的开幕式。

伊朗国王访问后,两国签订了一系列经济、技术和文化协议。次年,两国携手成立了伊朗日本国际银行,为日本公司在伊朗投资提供支持。

在这一时期,礼萨·巴列维与美国的关系非常紧密——正是由于英国和美国策划政变推翻了伊朗首相摩萨台,流亡海外的礼萨·巴列维才得以重返伊朗。伊朗也成为了美国当时在中东最重要的盟友之一。

同为美国的盟友,伊朗与日本的关系也达到小高潮。到1967年,日本成为伊朗商品的最大进口国,伊朗也是日本在中东最重要的贸易伙伴。

1973年,日本有70%的原油进口都来自伊朗。两国还于当年联合成立了伊朗-日本石油化工公司,公司的首阶段资金达到6亿美元,光是建设工厂就雇用了3000多名日本和伊朗工人,日本政府还特地为此设立代表处,处理与日本承包商和工人有关的事宜。

在两国经济纽带越发紧密的背景下,日本首相福田赳夫也顺理成章地于1978年9月访问伊朗。福田赳夫与礼萨·巴列维举行会面,在事后发表的联合声明中,日本承诺继续进口伊朗商品并与伊朗在科技领域展开合作。

然而,此时的伊朗已经开始酝酿反巴列维王朝的运动,福田赳夫的访问也因为此后的伊朗伊斯兰革命变得微不足道。

2013年11月4日,伊朗民众焚烧美国国旗,纪念1979年伊朗人质事件。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受制于人,若即若离

在伊斯兰革命后的一段时间里,日本和伊朗得以暂时维持传统友谊。但在伊朗人质事件期间,两国的关系因为美国的缘故而遭遇了波折。

1979年2月,巴列维王朝被推翻,流亡海外的霍梅尼回到伊朗宣布成立伊斯兰临时革命政府,日本政府立即表态承认伊朗新政府。伊朗临时首相巴扎尔甘也随即表示新政府愿意继续与日本保持友好关系,希望能继续推进伊朗-日本石油化工公司项目。

当年3月,伊朗恢复对日本的石油出口,日本政府也将伊朗-日本石油化工公司项目作为国家工程。

但1979年11月爆发了伊朗人质事件,美国与伊朗关系急速恶化。作为美国的盟友,日本只能采取措施对伊朗表示抗议。次年4月,日本停止进口伊朗石油;6月,日本撤回了与伊朗的免签证协议。直到1981年1月,人质事件解决后,日本才与伊朗恢复正常外交关系。

除了伊朗人质事件,1980年爆发的两伊战争也让日本方面的投资受到了战火牵连。

与伊朗交好的同时,日本与伊拉克也保持着经贸往来。为维护本国利益,安倍晋三的父亲、时任日本外务大臣安倍晋太郎于1983年分别前往伊朗和伊拉克试图促成两国和谈,年轻的安倍晋三也作为秘书陪同前往。

然而日本的斡旋并未成功,伊朗-日本石油化工公司工厂遭到狂轰滥炸。到1989年,所有日本公司都从该项目中撤出。

虽然经历了战火,在两伊战争期间,日本依然与伊朗保持着紧密的贸易往来。1983年到1984年,日本对伊朗的出口额排名世界第二,仅次于西德;日本从伊朗的进口额居全球首位。

在战争期间,就连支持伊拉克、与伊朗敌对的美国也被曝出偷偷向伊朗贩卖武器,以换取伊朗协助解救美国人质。

虽然美国已与昔日的盟友伊朗撕破脸,但从1980年代末到1990年代初,为了防止伊朗投向苏联的怀抱,美国默许了日本和伊朗的交好。

1988年两伊战争结束后几年,日本对伊朗的出口恢复到了伊朗伊斯兰革命之前的水平。直到1995年,日本一直是伊朗的第二大进口来源国,仅次于德国。

这一时期,伊朗主要从日本进口机械设备、钢铁金属制品和化学制品;而日本从伊朗进口的商品中有95%都是石油。

1994年伊朗对日本进口和出口。

在海湾战争和冷战结束后,美国克林顿政府开始推行双重遏制的中东政策。在制裁伊拉克的同时,也动用各种手段打压伊朗。

1995年,美国以伊朗支持恐怖组织和发展核武器为由,对伊朗实施贸易禁运;一年后,美国通过法案,对在伊朗进行巨额投资的外国公司实施制裁。

由于美国的制裁,日本只能减少对伊朗的出口和投资。直到1997年伊朗改良派总统哈塔米上任后,两国经贸往来才一度有所改善。2000年,哈塔米访问日本,与天皇和首相森喜朗会面。

在这次访问中,哈塔米将世界最大油田之一阿扎德甘油田的主要开采权授予日本,日本则承诺向伊朗预付300亿美元的三年石油进口费。

2004年,三家日本公司和伊朗国家石油公司达成协议,共同开发阿扎德甘油田,日本公司占股75%。

然而,当强硬派代表人物内贾德接任伊朗总统后,情况急转直下。内贾德上台后,伊朗重新恢复中止两年多的核燃料研究工作。美国在伊朗核问题上的施压,也影响了日本与伊朗的经贸往来。

2006年,日本公司在阿扎德甘油田的占股缩水到10%;到2010年,日本公司已经退出了阿扎德甘油田项目。

随着美国加强对伊朗的制裁,日本从伊朗进口的石油逐渐减少,也不再是伊朗的主要石油出口目的国。2012年之前,日本还有10%到15%得石油来自伊朗;而到2018年,这一比例已经下降到5%。

去年,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美国退出伊朗核问题协议,重新对伊朗实施制裁。包括日本在内的八个国家和地区拥有六个月豁免期,豁免期到今年5月终止。

今年4月,日本仅有3%的石油来自伊朗;5月,日本暂停从伊朗进口石油。日本有近85%的石油和28%的天然气来自海湾地区。

2019年6月12日,伊朗德黑兰,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与伊朗总统鲁哈尼举行会谈。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亮相中东,放眼国内

对安倍晋三来说,选在这样一个时点访问伊朗颇为微妙,也把日本带上了中东焦点问题的舞台。

在6月12日抵达德黑兰后,他在与伊朗总统鲁哈尼举行的会谈中表示,希望伊朗继续遵守伊核协议、避免武力冲突;而鲁哈尼则希望日本继续购入伊朗石油——这也就意味着是要日本无视美国制裁

虽然日本与伊朗保持着传统友谊、在伊朗问题上没有其他西方国家背负的宗教和政治包袱,但并未参与签署伊核协议的日本作为美国的盟友,能起到多大斡旋作用,在安倍访问前就已经引发了质疑。

在安倍抵达伊朗前,伊朗一家强硬派报纸就在头版放出了美军二战时对广岛和长崎投下原子弹的画面,并在标题中问安倍,“你怎么能相信战争罪犯”。

伊朗寻求的是美国解除制裁、遵守伊核协议;而美国提供的则是“不预设条件”对话,双方的诉求之间,鸿沟巨大。

分析人士此前推测,对于安倍来说,最好的情况就是说服伊朗在第三方国家与美国举行会谈。例如邀请鲁哈尼参加6月底在日本举行的G20峰会。如果说服未果,安倍还可以将伊朗的诉求转达给美国。

在安倍13日与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会面之后,哈梅内伊表态称,伊朗“不制造、不拥有、不使用核武器,也没有这种意图”。

但哈梅内伊认为,特朗普让人无法信任、“不值得进行交流”,因此伊朗也不会与美国对话。哈梅内伊还表示,特朗普所承诺的不寻求改变伊朗政权仅仅是一个“谎言”。

哈梅内伊的这番表态在展示伊朗对核武器问题的立场之时,无疑也让安倍想促成伊朗与美国对话的计划面临搁浅。

日经新闻分析指出,除了作为美国的沟通渠道之外,安倍访问伊朗还有一个原因是对石油进口安全的担忧。日本从中东进口的石油大部分通过伊朗和阿拉伯半岛之间的霍尔木兹海峡。如果伊朗封锁海峡,会对日本经济造成很大影响。

不过,无论此次斡旋成功还是失败,对于安倍本人而言,都不会有任何损失,反而会出现很多加分项——自福田赳夫之后首位访问伊朗的日本首相;试图为中东地区的和平做努力;在日本与伊朗建交90周年之际更新两国传统友谊。

为了防止被认为日本单方面偏袒伊朗、引起沙特等国不满,在前往伊朗前,安倍还提前致电了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

日本7月将举行国会参议院选举,选举结果将影响到安倍的修宪进程。如果在野党联合起来,或许能打破执政联盟占参议院三分之二以上议席的优势,从而阻止安倍的修宪进程。

有预测认为,为了避免在野党联手,如果安倍确定执政联盟能获胜,可能会宣布提前大选。而伊朗之行,必然会为安倍“国际政治家”的人设添砖加瓦。

 收藏 (0) 打赏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赞助

微信钱包赞助

版权所有丨本站资源仅限于学习研究,严禁从事商业或者非法活动!:ABC资源站 » 日本与伊朗:若即若离90年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